页面载入中...

周锡玮痛批民进党最怕三种人 答案跟你想的一样吗

  越来越多古老书院修缮重开、新式书院拔地而起,专家热议——如何活化传统书院的当代价值。

  本报驻京记者 彭丹

  这座褐瓦白墙、檐廊相连的两层建筑建造于宋淳熙元年(公元1174年)。它曾是乡贤之祠、求学论道之所,后来一度荒废,如今又传来了琅琅书声。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书院的负责人——语文教师吕红蕾、吕群芳两姐妹带领来书院游学的孩子游览当地的红色革命遗迹、听当地老战士讲那过去的故事。

  鹿门书院是民间书院兴起的一道缩影。在全国各地,越来越多的古老书院正修缮重开、新式书院拔地而起。作为中国文化发展历程的地标性存在,书院的复兴也自然关联传统文化的回归与弘扬。如何避免让书院沦为纯粹的打卡景点?如何让书院重振传统文化教育功能?如何将古代书院精神融入现代教育体制之中?由书院中国基金会主办的“莲子计划”研讨会近期在京举行,相关专家以及书院复兴工作的一线推动者们就上述问题展开了讨论。

  可继承与研习传统文化

  2018年早春,贵门当地一所初中的同学们聚集在鹿门书院,听吕红蕾讲明末清初戏曲家李渔的著作《笠翁对韵》。这是鹿门书院修缮重开后举行的第一堂课。据吕红蕾介绍,鹿门书院成立于南宋时期,由著名理学家吕规叔创办,理学大家朱熹曾应邀来此讲学,见此地山清水秀,闻书声琅琅,便以为“山有贤人良足贵,鹿门应改贵门题”,特地写下“贵门”两字赠与书院。

  10多年前,吕红蕾曾到访过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,得知朱熹曾在岳麓书院讲学,开书院会讲之先河,由此,岳麓书院成为当时闻名全国的学术基地。她忽然想到:800多年前,朱熹也来鹿门书院授课了三个月。“鹿门书院是藏在深山的一块璞玉,作为贵门人应该守护好这块璞玉。”吕红蕾、吕群芳两姐妹向嵊州市有关部门建议,将重开鹿门书院纳入“助力乡村振兴计划”,吕家两姐妹在书院里开设了“字若星辰”的汉字课,讲解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等传统名著,还开展乡村公益研学活动——“鹿门书声”,活动有晨练、情景式古诗词学习、寻访文化古迹等,让孩子们“悟诗书之趣,得强体之旨,诵山水之章,歌明月之行”。

admin
周锡玮痛批民进党最怕三种人 答案跟你想的一样吗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